热门标签: 探花 麻豆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后入 约炮 无套 偷拍

资源名称:武林外传淫史

主演:

评分:3.0

加入时间:2021-06-26

更新时间:2020-09-14




再看她双腿胯之间,原本缠卷在柳腰及玉腿的两根触须,此时皆已分别伸顶入玉门及谷道内,使得紧窄的玉门及谷道同时伸挤入两根触须,如同分别插入一根巨硕的驴马巨物,不但使得玉门及谷道口皆撑涨成一个似可伸入稚童手臂的小洞,而且略微外翻的嫩肉皆被触须上的密刺剌得有些红肿渗血。   可是在玉门内的两根触须之间却连连不断的渗流出涓涓淫露,顺着两根触须流入下方箱内,而谷道内的两根触须之间也渗流出一些泛黄液水,似乎此时的“天枢楼主”已然舒爽得元阴狂泄不止,可是因为口中塞着一根“活把柄”,却无法哼叫出声,仅能由鼻息轻哼呻吟着。   再望向她的娇靥时,却令人大吃一惊的难以相信!   只见她上仰的娇靥上已然面色苍白、冷汗滴流,双颊肌肉则是连连抽搐颤抖着,一双原本是黑白分明的美目则是只见白、不见黑的翻成白眼,而四周眼圈也已浮现一圈青黑色。   小巧且挺的瑶鼻,鼻翼急速的抖动着,可是却呼气多、吸气少的哼声不止,被皮套遮盖的双唇处尚不停的溢出口液,顺着伸挺且鼓涨不少的颈喉逐渐垂流至胸前双峰及小腹。   原本是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却在短短不到半个时辰便被淫虐折腾成如此模样,让人望之岂不心疼?   “拍……拍……”一声拍墼脆声骤然响起!   只见“幽冥真君”不但毫不心疼她的狼狈模样,竟然还伸掌朝她圆滚玉臀重重的连连拍打了两下!   霎时便见“天枢楼主”的身躯倏然一颤,翻白眼的美目已迅速闭合,已浮现两只红掌印的玉臀,两片圆滚如桃的肌肉也颤抖的快速缩夹着。   未几!呻吟不止的“天枢楼主”已缓缓睁开一双无神的美目,散溢出一种求饶的目光,望着身前的“幽冥真君”。   “幽冥真君”眼见之下,便邪笑的解开她颈后的皮套,然后由朱唇内拉出那根五寸乡长的“活把柄”……   咦?天哪……那根“活把柄”不是仅有五寸左右吗?可是“幽冥真君”却由她朱唇内抽出一根长有尺余的“活把柄”?怪不得她伸挺的颈喉间竟然鼓涨不少,原来是插入这幺长的一根“把柄”,这究竟是怎幺回事?   原来这根“活把柄”有内外三层的套管,内里则灌入汞液(也就是水银),虽然用力挤压把柄尾端,便会随着施力大小挤压内里的汞液将套管的内层由前端挤出。   然而有三层套管的“活把柄”内里的空间并不大,所以灌入的汞液并不多,当用力挤压时,仅能使前端至多伸长两三寸左右而已,可是万万没料到汞液遇热便会澎涨,因此塞入口内之后,逐渐被口中呼出的热气增温,于是使内里的汞液逐渐澎涨。   待“活把柄”的温度逐渐与体温相同之时,套管内里的汞液便逐渐澎涨至原有体积的五六倍,因此便逐渐将内里的两层套管,由前端全然涨顶伸出,成为一根长达一尺两寸的长把柄,怪不得她们将这根把柄称为“活把柄”,如此果真是名副其实了!   待口喉内的“活把柄”被缓缓抽出之后,“天枢楼主”立即急速喘息的吞咽着口水,并且有气无力的哀求说道:“不……不行……受不了……求您快……快移走”淫蜮“……”   然而“幽冥真君”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因此并未理会她的哀求之言,反而邪笑的说道:“嘿……嘿……淫妇!怎幺才不过两刻时光而已,你就受不了的求饶了?”   “天枢楼主”闻言,再度哀求的说道:“不……不……贱妾,不敢了……贱妾连……连泄不止……要……快要死了……”   “幽冥真君”甚为了解“淫蜮”的厉害,虽然仅有两刻的时光,可是由天枢身躯的情况看来,心知她的元阴至少已连泄七八次了,若再继续狂泄不止,便有可能脱阴而亡,因此眼见“天枢楼主”有气无力的颤抖说着,立即邪笑说道:“喔……   你不敢了?可是你们这些淫妇不是天天都想让男人奸淫吗?让你们如此尽兴泄淫,岂不是正如了你们的意?否则你们这些淫妇怎能满足?”   “天枢楼主”闻言,立即哀怨的说道:“不……不……贱妾不……不敢想别的男人……也不要……不要别的男人……更不要”淫蜮“……只……只要获得道主的爱怜便……便知足了……啊……啊……又……又要……泄……泄了……”   “天枢楼主”的哀求之言尚未说完,全身肌肉突然再度惊悸颤抖着,并且咬牙狂扭身躯,未几,便呻吟出声的哀求着:“嗯……嗯……不行……不行了……要死了……道主快救……救救,贱妾……”   在“天枢楼主”的尖叫声中,只见她一双美目再度上翻成白眼,接而全身肌肉紧绷的激烈颤抖着,未几,竟然全身一软的陷入昏迷之状了,可是分张的双腿胯之间淫露却不断的溢流而出,顺着两根触须流入箱内。 kkbokk.CoM   “幽冥真君”眼见之下,心知她再度泄出元阴之后已然昏迷,似乎精门未闭的难以止住元阴溢出,若不停止淫虐,势必脱阴而亡,于是立即在箱板上拍了一下。   箱内的“淫蜮”似乎早已训练熟悉,知晓主人在呼退,可是六根触须尚舍不得离开“天枢楼主”的身躯,待“幽冥真君”再度连拍数次,才依依不舍的将六根触须缓缓退离“天枢楼主”的身躯缩回箱内。   当六根触须缓缓退离“天枢楼主”的身躯之后,只见她玉门及谷道皆撑涨成一个可伸入稚童手臂的红嫩小洞,并且尚不断的滴流出淫露。   “幽冥真君”眼见之下,再度朝“天枢楼主”的玉臀重重拍了两掌,痛得她全身一颤,玉臀骤然束夹,终于止住了精门,使溢流不止的元阴也已束缩止流,并且也因为玉臀的剧痛,使得“天枢楼主”也已痛得逐渐清醒了。   “幽冥真君”迅速盖妥箱盖,并且将木箱推至一侧之后,才将“天枢楼主”的身躯解下木架,任由她蜷身躺在淫露遍布的地面上,再行往右侧的春椅处。   此时只见俯趴在木马上的“天旋楼主”颤抖不止的身躯上也是香汗淋漓,并且狂乱扭摇着悬空的玉臀,而两根软皮“把柄”依然在谷道及玉门内往来不断的伸缩着,内里不断溢流的淫露,则被两根软皮“把柄”不断的抽带出,顺着腿胯及一双玉腿,早巳将地面滴湿了一大片。   再行至“天旋楼主”面前,只见她香汗淋漓春潮满面的霞红娇靥上,却浮显出一种春意盎然的淫荡神色,一双美目微眯,似乎正在享受着宣泄淫欲的美妙仙境……   可是“幽冥真君”眼见之下,却是心中生怒的狠狠瞪她一眼,立即快步行至厢车后方旋动两根旋柄,使得玉门及谷道内两根粗细不同的软皮“把柄”同时退出。   两根“把柄”同时缓缓退出“天旋楼主”身躯之时,使得正在享受的“天旋楼主”立即感到空虚,可是口内塞着一根“活把柄”无法开口制止,因此忙将玉臀往后方突挺,不欲两根“把柄”抽离身躯之外,可是却无法阻止两根“把柄”退出身躯了。   但是“幽冥真君”却将刚退出玉门内的粗把柄扶顶至谷道口之后,又接续旋动其中一个旋柄,使其缓缓撑顶入谷道内。   心中及身躯内皆感到空虚,却无法开口阻止的“天旋楼主”,立即感受到又有一根把柄顶至谷道口,可是并非原先那一根,而是一根粗巨近倍的粗把柄,已将谷道口撑涨扩张得似欲撑裂,因此痛得“天旋楼主”狂乱的扭摇着玉臀,欲拒绝粗把柄顶入谷道内。   然而“幽冥真君”已心生怒意,又岂肯轻饶她?因此继续旋动着把柄,尚幸谷道被细把柄奸淫时,已将谷道口撑涨得比平时松弛扩张,而且奸淫两刻之久后,谷道内已渗出一些如同油脂般的淫露润滑了谷道口,因此粗把柄并无太大的阻力,仅是将谷道口撑涨扩张欲裂,便缓缓顶入谷道内了。   谷道内顶入了一根比先前粗有一倍的巨物,将谷道内里撑涨得甚为难受,因此已使得先前的舒爽之意尽失,可是更难受的又随后而至了!   “幽冥真君”再旋动另一只旋柄之后,另一个洞内又缓缓伸出一根粗硬把柄,只见此具把柄前粗后细,前端比鹅蛋还粗大数分,后方则粗有三指,恍如十一、二岁少年的握拳手臂一般,可是比鹅蛋还大的粗硬圆头上街密布着一分长的软毛,把柄上则是每隔一寸便有一圈软毛。   有如鹅蛋大小的粗硬圆头似乎比驴马之物街粗上数分,因此缓缓顶至柔嫩的玉门口之时,立即将玉门嫩肉顶得往内深陷,似乎甚难顶入,也痛得“天旋楼主”啊啊哼叫,并且狂乱的扭摇着玉臀。   一般来说,女人的玉门口虽紧窄,可是却有弹性,只要不心急,便可逐渐撑顶扩张,容纳略粗的玉茎,待通过了紧窄的玉门口,便可进入较宽松的玉门内里了。   寻常的女子的玉门,便可容纳略粗的玉茎,更何况是久经云雨的女子?而且还是心性怪异,身遭淫虐已习以为常的女子?   而且依“幽冥真君”喜好淫虐女子的心性来说,女人愈痛苦,愈能使他兴奋,因此眼见“天旋楼主”狂乱的扭摇着玉臀,并且哼叫连连,更是兴奋得快速旋动着旋柄,将密布着软毛的粗硬圆头往玉门内强行顶入。   虽然密布着软毛的粗硬圆头逐渐将玉门撑涨成一个大圆形,街幸如同谷道一样,藉着溢流出的湿滑淫露,终于将粗硬圆头逐渐强顶入玉门内了。   密布着软毛的粗硬圆头刚没入玉门内,玉门口的两片红嫩肉唇立即夹合,并并连连张合的夹裹着圆头后方的柄身,似是欲将整根把柄往内里吞咽似的。   粗硬圆头刚没入玉门内之后,“幽冥真君”尚是不停的旋动着旋柄,将整根把柄往玉门内里深顶入七寸左右方止,然后又旋转机簧旋柄,于是两根粗巨把柄再度在玉门及谷道内往来不断的伸缩着。   可是此时与之前已大不相同了,因为两根把柄皆甚为粗巨,谷道内的粗巨软皮把柄街可忍受,可是玉门内里则是一根木制的坚硬把柄,而且还密布着软毛,如同毛刷一般,因此一来一往的伸缩时,不但撑涨着玉门内的嫩肉,而且还刷磨着肉壁,虽然甚为舒爽,可是却产生一种甚为难受的骚痒感觉。   再加上两根甚为粗巨的把柄在玉门及谷道内隔着一层肉壁往来不断的伸缩着,一进一出之际,必会撑涨得相互挤压,使得玉门及谷道内的肉壁被磨擦刺激得更为剧烈。   因此仅是不到片刻时光,便听“天旋楼主”已是呻吟连连,并且全身颤抖的狂乱扭摇着玉臀。   “幽冥真君”重新处置过“天旋楼主”之后,便又转往“开阳楼主”身前。   只见她满布红潮的娇颜上汗水渗流不止,一双无神的美目大睁着,鼻息粗喘急促的哼声不止,吞含着「活把柄“的朱唇则是口水溢流不止的啊啊呻吟着,左右分长紧系在横木上的一双玉手,则是匆张匆握的乱抓着。   再看马鞍上玲珑美妙的身躯,此时则是颤抖扭摇不止,而左右分张的一双玉腿胯下淫露渗流不止的浸湿了马鞍马腹及一双玉腿,并且将地面滴湿了一大片。   而此时,依然躺在地面的”天枢楼主“蜷缩的身躯偶或抽搐颤抖着,可是汗水未干的娇靥上,却浮现着满足的笑意沉睡了。   ”幽冥真君“逐一观望天旋、开阳两女挣动不止的身躯,以及又舒爽又难受的痛苦神色,耳中则听着她们淫荡及痛苦的呻吟声,俊面上竟然逐渐浮显出些许充血的淡红,双目中也闪烁出一种怪异的兴奋光彩,并且频频伸舌卷舔发干的双唇。   看他的情况,似乎藉由淫虐三女,使三女产生一种又淫荡又痛苦的模样之后,竟然也使他兴奋得心生淫欲了?   果然,似乎”幽冥真君“已忍不住内心中涌生起的淫欲了,于是身躯一动,便欲……   咦?”幽冥真君“并未伸手解衣,竟然是身躯一晃,已闪移至盛装”淫蜮“的木箱前,伸手拖着木箱迅疾掠出门外消失不见了,难道他不愿与三位徐娘半老的楼主淫乐,而是另有可获欢心的佳人?   ”幽冥真君“离去不到两刻,蜷睡地面的”天枢楼主“才逐渐醒来,全身萎靡的睁目张望之后,才知道主不知在何时离去了?   待望见两位妹妹依然被紧束在春椅上,而且依然被春椅上的”把柄“淫虐着,待起身查看,才知两人早已元阴狂泄得昏迷不醒了,这才慌急将两人玉门及谷道中还有口内的”把柄“一一退出。   可是”天枢楼主“的一双美目中闪烁出一种怪异的眼神,迅速斜瞟向一方岩壁之后,神色上似乎有些无奈,可是又有些怪异的兴奋之色,将两人一一唤醒,并且一一解下春椅。   全身狼狈的姊妹三人身躯上的束缚已然尽去,可是并未立即离去,仅是休息片刻之后,三具赤裸的身躯竟然逐渐贴近,却开始相互紧搂抚摸的挑情着……   方才三女皆遭”幽冥真君“无情的淫虐之时,已然元阴狂泄不知数度,难道尚未曾满足身心中的淫欲?竟然饥渴的又再度相互挑情,莫非三女俱是淫荡无比,纵淫无度的淫妇不成?   未几,相互抚摸挑情的三女皆已是鼻息粗喘得淫欲再起,于是”天枢楼主“取来了两只怪皮环,只见那两只皮环上竟然皆?有一根粗”把柄“……   ”天枢楼主“嗤笑的与两人低语数句之后,却听”开阳楼主“立即不依的嚷叫着,并且争抢着「天枢楼主”手中的怪皮环。   可是“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毫不理会她,立即将?有“把柄”的皮环迅速套在腰胯间,于是两女便如同男子一般,皆在胯间高挺着一根粗长“把柄”,并且面浮邪色的同时紧搂着「开阳楼主“。   于是……尔后三女便轮流套穿?有”把柄“的皮环,在姊妹身躯上施展淫虐的把戏,有时两人淫虐一人,有时一人淫虐两人,有时两人合力将一人束在春椅上淫虐,有时姊妹三人将身躯贴挤成一团相互淫虐,直到三女皆是元阴又连泄数度,已然全身萎靡得无力肆淫之时,才尽兴的返回居楼。   可是当三女相互扶持的正欲离去之时,突然有一道白光在石室中一闪而逝,循着白光闪逝之处迅速望去,正巧望见北面石壁上的八卦图处有一黑一白两片圆石板迅速往阴阳两极极心的两个小圆洞移合着?   依阴阳两极极心圆点的距离似乎与一个人的双目距离相似?莫非雕有八卦图的石壁后方另有天地?而且有人在石壁另一方藉着阴阳两极极心圆点的小洞窥视着三女相互挑情肆淫的淫靡情景? 

再看她双腿胯之间,原本缠卷在柳腰及玉腿的两根触须,此时皆已分别伸顶入玉门及谷道内,使得紧窄的玉门及谷道同时伸挤入两根触须,如同分别插入一根巨硕的驴马巨物,不但使得玉门及谷道口皆撑涨成一个似可伸入稚童手臂的小洞,而且略微外翻的嫩肉皆被触须上的密刺剌得有些红肿渗血。   可是在玉门内的两根触须之间却连连不断的渗流出涓涓淫露,顺着两根触须流入下方箱内,而谷道内的两根触须之间也渗流出一些泛黄液水,似乎此时的“天枢楼主”已然舒爽得元阴狂泄不止,可是因为口中塞着一根“活把柄”,却无法哼叫出声,仅能由鼻息轻哼呻吟着。   再望向她的娇靥时,却令人大吃一惊的难以相信!   只见她上仰的娇靥上已然面色苍白、冷汗滴流,双颊肌肉则是连连抽搐颤抖着,一双原本是黑白分明的美目则是只见白、不见黑的翻成白眼,而四周眼圈也已浮现一圈青黑色。   小巧且挺的瑶鼻,鼻翼急速的抖动着,可是却呼气多、吸气少的哼声不止,被皮套遮盖的双唇处尚不停的溢出口液,顺着伸挺且鼓涨不少的颈喉逐渐垂流至胸前双峰及小腹。   原本是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却在短短不到半个时辰便被淫虐折腾成如此模样,让人望之岂不心疼?   “拍……拍……”一声拍墼脆声骤然响起!   只见“幽冥真君”不但毫不心疼她的狼狈模样,竟然还伸掌朝她圆滚玉臀重重的连连拍打了两下!   霎时便见“天枢楼主”的身躯倏然一颤,翻白眼的美目已迅速闭合,已浮现两只红掌印的玉臀,两片圆滚如桃的肌肉也颤抖的快速缩夹着。   未几!呻吟不止的“天枢楼主”已缓缓睁开一双无神的美目,散溢出一种求饶的目光,望着身前的“幽冥真君”。   “幽冥真君”眼见之下,便邪笑的解开她颈后的皮套,然后由朱唇内拉出那根五寸乡长的“活把柄”……   咦?天哪……那根“活把柄”不是仅有五寸左右吗?可是“幽冥真君”却由她朱唇内抽出一根长有尺余的“活把柄”?怪不得她伸挺的颈喉间竟然鼓涨不少,原来是插入这幺长的一根“把柄”,这究竟是怎幺回事?   原来这根“活把柄”有内外三层的套管,内里则灌入汞液(也就是水银),虽然用力挤压把柄尾端,便会随着施力大小挤压内里的汞液将套管的内层由前端挤出。   然而有三层套管的“活把柄”内里的空间并不大,所以灌入的汞液并不多,当用力挤压时,仅能使前端至多伸长两三寸左右而已,可是万万没料到汞液遇热便会澎涨,因此塞入口内之后,逐渐被口中呼出的热气增温,于是使内里的汞液逐渐澎涨。   待“活把柄”的温度逐渐与体温相同之时,套管内里的汞液便逐渐澎涨至原有体积的五六倍,因此便逐渐将内里的两层套管,由前端全然涨顶伸出,成为一根长达一尺两寸的长把柄,怪不得她们将这根把柄称为“活把柄”,如此果真是名副其实了!   待口喉内的“活把柄”被缓缓抽出之后,“天枢楼主”立即急速喘息的吞咽着口水,并且有气无力的哀求说道:“不……不行……受不了……求您快……快移走”淫蜮“……”   然而“幽冥真君”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因此并未理会她的哀求之言,反而邪笑的说道:“嘿……嘿……淫妇!怎幺才不过两刻时光而已,你就受不了的求饶了?”   “天枢楼主”闻言,再度哀求的说道:“不……不……贱妾,不敢了……贱妾连……连泄不止……要……快要死了……”   “幽冥真君”甚为了解“淫蜮”的厉害,虽然仅有两刻的时光,可是由天枢身躯的情况看来,心知她的元阴至少已连泄七八次了,若再继续狂泄不止,便有可能脱阴而亡,因此眼见“天枢楼主”有气无力的颤抖说着,立即邪笑说道:“喔……   你不敢了?可是你们这些淫妇不是天天都想让男人奸淫吗?让你们如此尽兴泄淫,岂不是正如了你们的意?否则你们这些淫妇怎能满足?”   “天枢楼主”闻言,立即哀怨的说道:“不……不……贱妾不……不敢想别的男人……也不要……不要别的男人……更不要”淫蜮“……只……只要获得道主的爱怜便……便知足了……啊……啊……又……又要……泄……泄了……”   “天枢楼主”的哀求之言尚未说完,全身肌肉突然再度惊悸颤抖着,并且咬牙狂扭身躯,未几,便呻吟出声的哀求着:“嗯……嗯……不行……不行了……要死了……道主快救……救救,贱妾……”   在“天枢楼主”的尖叫声中,只见她一双美目再度上翻成白眼,接而全身肌肉紧绷的激烈颤抖着,未几,竟然全身一软的陷入昏迷之状了,可是分张的双腿胯之间淫露却不断的溢流而出,顺着两根触须流入箱内。 kkbokk.CoM   “幽冥真君”眼见之下,心知她再度泄出元阴之后已然昏迷,似乎精门未闭的难以止住元阴溢出,若不停止淫虐,势必脱阴而亡,于是立即在箱板上拍了一下。   箱内的“淫蜮”似乎早已训练熟悉,知晓主人在呼退,可是六根触须尚舍不得离开“天枢楼主”的身躯,待“幽冥真君”再度连拍数次,才依依不舍的将六根触须缓缓退离“天枢楼主”的身躯缩回箱内。   当六根触须缓缓退离“天枢楼主”的身躯之后,只见她玉门及谷道皆撑涨成一个可伸入稚童手臂的红嫩小洞,并且尚不断的滴流出淫露。   “幽冥真君”眼见之下,再度朝“天枢楼主”的玉臀重重拍了两掌,痛得她全身一颤,玉臀骤然束夹,终于止住了精门,使溢流不止的元阴也已束缩止流,并且也因为玉臀的剧痛,使得“天枢楼主”也已痛得逐渐清醒了。   “幽冥真君”迅速盖妥箱盖,并且将木箱推至一侧之后,才将“天枢楼主”的身躯解下木架,任由她蜷身躺在淫露遍布的地面上,再行往右侧的春椅处。   此时只见俯趴在木马上的“天旋楼主”颤抖不止的身躯上也是香汗淋漓,并且狂乱扭摇着悬空的玉臀,而两根软皮“把柄”依然在谷道及玉门内往来不断的伸缩着,内里不断溢流的淫露,则被两根软皮“把柄”不断的抽带出,顺着腿胯及一双玉腿,早巳将地面滴湿了一大片。   再行至“天旋楼主”面前,只见她香汗淋漓春潮满面的霞红娇靥上,却浮显出一种春意盎然的淫荡神色,一双美目微眯,似乎正在享受着宣泄淫欲的美妙仙境……   可是“幽冥真君”眼见之下,却是心中生怒的狠狠瞪她一眼,立即快步行至厢车后方旋动两根旋柄,使得玉门及谷道内两根粗细不同的软皮“把柄”同时退出。   两根“把柄”同时缓缓退出“天旋楼主”身躯之时,使得正在享受的“天旋楼主”立即感到空虚,可是口内塞着一根“活把柄”无法开口制止,因此忙将玉臀往后方突挺,不欲两根“把柄”抽离身躯之外,可是却无法阻止两根“把柄”退出身躯了。   但是“幽冥真君”却将刚退出玉门内的粗把柄扶顶至谷道口之后,又接续旋动其中一个旋柄,使其缓缓撑顶入谷道内。   心中及身躯内皆感到空虚,却无法开口阻止的“天旋楼主”,立即感受到又有一根把柄顶至谷道口,可是并非原先那一根,而是一根粗巨近倍的粗把柄,已将谷道口撑涨扩张得似欲撑裂,因此痛得“天旋楼主”狂乱的扭摇着玉臀,欲拒绝粗把柄顶入谷道内。   然而“幽冥真君”已心生怒意,又岂肯轻饶她?因此继续旋动着把柄,尚幸谷道被细把柄奸淫时,已将谷道口撑涨得比平时松弛扩张,而且奸淫两刻之久后,谷道内已渗出一些如同油脂般的淫露润滑了谷道口,因此粗把柄并无太大的阻力,仅是将谷道口撑涨扩张欲裂,便缓缓顶入谷道内了。   谷道内顶入了一根比先前粗有一倍的巨物,将谷道内里撑涨得甚为难受,因此已使得先前的舒爽之意尽失,可是更难受的又随后而至了!   “幽冥真君”再旋动另一只旋柄之后,另一个洞内又缓缓伸出一根粗硬把柄,只见此具把柄前粗后细,前端比鹅蛋还粗大数分,后方则粗有三指,恍如十一、二岁少年的握拳手臂一般,可是比鹅蛋还大的粗硬圆头上街密布着一分长的软毛,把柄上则是每隔一寸便有一圈软毛。   有如鹅蛋大小的粗硬圆头似乎比驴马之物街粗上数分,因此缓缓顶至柔嫩的玉门口之时,立即将玉门嫩肉顶得往内深陷,似乎甚难顶入,也痛得“天旋楼主”啊啊哼叫,并且狂乱的扭摇着玉臀。   一般来说,女人的玉门口虽紧窄,可是却有弹性,只要不心急,便可逐渐撑顶扩张,容纳略粗的玉茎,待通过了紧窄的玉门口,便可进入较宽松的玉门内里了。   寻常的女子的玉门,便可容纳略粗的玉茎,更何况是久经云雨的女子?而且还是心性怪异,身遭淫虐已习以为常的女子?   而且依“幽冥真君”喜好淫虐女子的心性来说,女人愈痛苦,愈能使他兴奋,因此眼见“天旋楼主”狂乱的扭摇着玉臀,并且哼叫连连,更是兴奋得快速旋动着旋柄,将密布着软毛的粗硬圆头往玉门内强行顶入。   虽然密布着软毛的粗硬圆头逐渐将玉门撑涨成一个大圆形,街幸如同谷道一样,藉着溢流出的湿滑淫露,终于将粗硬圆头逐渐强顶入玉门内了。   密布着软毛的粗硬圆头刚没入玉门内,玉门口的两片红嫩肉唇立即夹合,并并连连张合的夹裹着圆头后方的柄身,似是欲将整根把柄往内里吞咽似的。   粗硬圆头刚没入玉门内之后,“幽冥真君”尚是不停的旋动着旋柄,将整根把柄往玉门内里深顶入七寸左右方止,然后又旋转机簧旋柄,于是两根粗巨把柄再度在玉门及谷道内往来不断的伸缩着。   可是此时与之前已大不相同了,因为两根把柄皆甚为粗巨,谷道内的粗巨软皮把柄街可忍受,可是玉门内里则是一根木制的坚硬把柄,而且还密布着软毛,如同毛刷一般,因此一来一往的伸缩时,不但撑涨着玉门内的嫩肉,而且还刷磨着肉壁,虽然甚为舒爽,可是却产生一种甚为难受的骚痒感觉。   再加上两根甚为粗巨的把柄在玉门及谷道内隔着一层肉壁往来不断的伸缩着,一进一出之际,必会撑涨得相互挤压,使得玉门及谷道内的肉壁被磨擦刺激得更为剧烈。   因此仅是不到片刻时光,便听“天旋楼主”已是呻吟连连,并且全身颤抖的狂乱扭摇着玉臀。   “幽冥真君”重新处置过“天旋楼主”之后,便又转往“开阳楼主”身前。   只见她满布红潮的娇颜上汗水渗流不止,一双无神的美目大睁着,鼻息粗喘急促的哼声不止,吞含着「活把柄“的朱唇则是口水溢流不止的啊啊呻吟着,左右分长紧系在横木上的一双玉手,则是匆张匆握的乱抓着。   再看马鞍上玲珑美妙的身躯,此时则是颤抖扭摇不止,而左右分张的一双玉腿胯下淫露渗流不止的浸湿了马鞍马腹及一双玉腿,并且将地面滴湿了一大片。   而此时,依然躺在地面的”天枢楼主“蜷缩的身躯偶或抽搐颤抖着,可是汗水未干的娇靥上,却浮现着满足的笑意沉睡了。   ”幽冥真君“逐一观望天旋、开阳两女挣动不止的身躯,以及又舒爽又难受的痛苦神色,耳中则听着她们淫荡及痛苦的呻吟声,俊面上竟然逐渐浮显出些许充血的淡红,双目中也闪烁出一种怪异的兴奋光彩,并且频频伸舌卷舔发干的双唇。   看他的情况,似乎藉由淫虐三女,使三女产生一种又淫荡又痛苦的模样之后,竟然也使他兴奋得心生淫欲了?   果然,似乎”幽冥真君“已忍不住内心中涌生起的淫欲了,于是身躯一动,便欲……   咦?”幽冥真君“并未伸手解衣,竟然是身躯一晃,已闪移至盛装”淫蜮“的木箱前,伸手拖着木箱迅疾掠出门外消失不见了,难道他不愿与三位徐娘半老的楼主淫乐,而是另有可获欢心的佳人?   ”幽冥真君“离去不到两刻,蜷睡地面的”天枢楼主“才逐渐醒来,全身萎靡的睁目张望之后,才知道主不知在何时离去了?   待望见两位妹妹依然被紧束在春椅上,而且依然被春椅上的”把柄“淫虐着,待起身查看,才知两人早已元阴狂泄得昏迷不醒了,这才慌急将两人玉门及谷道中还有口内的”把柄“一一退出。   可是”天枢楼主“的一双美目中闪烁出一种怪异的眼神,迅速斜瞟向一方岩壁之后,神色上似乎有些无奈,可是又有些怪异的兴奋之色,将两人一一唤醒,并且一一解下春椅。   全身狼狈的姊妹三人身躯上的束缚已然尽去,可是并未立即离去,仅是休息片刻之后,三具赤裸的身躯竟然逐渐贴近,却开始相互紧搂抚摸的挑情着……   方才三女皆遭”幽冥真君“无情的淫虐之时,已然元阴狂泄不知数度,难道尚未曾满足身心中的淫欲?竟然饥渴的又再度相互挑情,莫非三女俱是淫荡无比,纵淫无度的淫妇不成?   未几,相互抚摸挑情的三女皆已是鼻息粗喘得淫欲再起,于是”天枢楼主“取来了两只怪皮环,只见那两只皮环上竟然皆?有一根粗”把柄“……   ”天枢楼主“嗤笑的与两人低语数句之后,却听”开阳楼主“立即不依的嚷叫着,并且争抢着「天枢楼主”手中的怪皮环。   可是“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毫不理会她,立即将?有“把柄”的皮环迅速套在腰胯间,于是两女便如同男子一般,皆在胯间高挺着一根粗长“把柄”,并且面浮邪色的同时紧搂着「开阳楼主“。   于是……尔后三女便轮流套穿?有”把柄“的皮环,在姊妹身躯上施展淫虐的把戏,有时两人淫虐一人,有时一人淫虐两人,有时两人合力将一人束在春椅上淫虐,有时姊妹三人将身躯贴挤成一团相互淫虐,直到三女皆是元阴又连泄数度,已然全身萎靡得无力肆淫之时,才尽兴的返回居楼。   可是当三女相互扶持的正欲离去之时,突然有一道白光在石室中一闪而逝,循着白光闪逝之处迅速望去,正巧望见北面石壁上的八卦图处有一黑一白两片圆石板迅速往阴阳两极极心的两个小圆洞移合着?   依阴阳两极极心圆点的距离似乎与一个人的双目距离相似?莫非雕有八卦图的石壁后方另有天地?而且有人在石壁另一方藉着阴阳两极极心圆点的小洞窥视着三女相互挑情肆淫的淫靡情景?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武林淫乱史

3.0分

3.0分 武林外传之淫荡版

3.0分

3.0分 武林淫荡美女传

3.0分

3.0分 武林淫乱史 (第1-4部全)

3.0分

3.0分 【神雕外传之武林三仙】【完】

3.0分

3.0分 武林媚肉传

3.0分

3.0分 武林美神传奇

3.0分

3.0分 【武林红杏传】【未完】


名站推荐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